Post Jobs

美团王兴破晓,美团估值600亿美元高不高

9月20日上午9点,美团点评在港交所敲钟上市。这是第二个以“同股不同权”政策上市的新经济公司,它不仅超越京东跻身“BATM”,也让创始人王兴的身家达到58.86亿美元。八年的连环创业,此时的王兴还远未到松一口气的地步。无论是外卖业务的正面战场上与阿里的直接对抗,还是出行业务对滴滴的敌后包抄,美团点评至今都未占据绝对优势。这两场长期战役同样面临的问题,都是烧钱过多。而对内,老股东的变现压力也会制约它的发展。目前,美团点评仍在“吃”的领域做深耕,但未来,王兴是否会做更多的边界拓展,其要面临的博弈并不轻松,上市远非一劳永逸。

当市场还在为小米到底是互联网公司还是制造型企业而导致的估值是否合理争论不休之时,另一家互联网“小巨头”美团点评也加入到了赴港IPO的行列当中。从传言变为现实,让公众真正了解美团的过去和现在,也让行业对美团的未来有了全新的认识。

在港股持续低迷以及一连串的破发中,王兴扛住了。目前,美团点评的市值与小米相当,超过了京东,仅次于BAT三大巨头,王兴身家达到58.86亿美元。

王兴还是“话事人”

八年一梦,在千团大战中杀出一条生路的王兴,在港交所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

据公开资料显示,美团点评已经在6月22日于香港联交所正式递交上市申请,将设有不同投票权架构,高盛、摩根士丹利、美银美林担任本次上市安排的联席保荐人。

9月20日早晨八点半不到,一袭红衣的今日资本CEO徐新便来到了港交所门外等待入场。而直到上市敲钟前几分钟,美团点评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CEO王兴才与其团队,轻快地走进了这扇大门。

数据显示,美团目前总股本约52.2亿股,其中A类股7.36亿股,B类股44.84亿股。从持股来看,上市前美团创始人王兴共计持股11.4%,穆荣均持股2.5%,王慧文持股0.7%。而腾讯持股为20.1%,红杉持股11.4%。在投票权方面,每股A类股可行使10票,B类股可行使1票,3名创办人王兴、穆荣均及王慧文分别持有5.73亿,1.26亿股及3640万股A类股,腾讯则持有约10亿股B类股,约占两成。

在他们身后,是港交所总裁李小加带领的交易所团队、高盛等投行队伍,以及骑手、快递与商户代表。李小加脸上难掩兴奋的神色,他间或拍打着王兴的肩膀。这是继小米之后的第二只同股不同权的股票登陆港交所。在不确定的经济形势下,市值近4000亿港元的“独角兽”降临,可谓来之不易。

按此计算,王兴表决权比例为48.37%,穆荣均表决权比例为10.64%,王慧文表决权比例为3.07%,三大创始人表决权比例合计为59%,而第一大股东腾讯表决权比例约为8.4%。此外,腾讯总裁刘炽平、红杉资本合伙人沈南鹏、微软沈向洋等都是美团点评非执行董事。

这场盛宴,赢家除了王兴和他的团队,其背后的投资人也获利颇丰。“确实走到今天不容易,我们在2011年就投资了大众点评。它与美团合并后起到了1+1>2的效果。”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宓群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时感叹,自己看好王兴是因为他作为连环创业者,有超强的学习和思考能力,是不可多得的创业人才。美团点评当日开盘价为72.9港元,较发行价上涨5.6%,总共发行4.8亿股,市值约为483亿美元。

此前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表示,小米作为第一家在港交所采取“同股不同权”上市的公司,在初夏上市后,将带动一个上市小高潮,预计下半年将迎来上市高峰期。而美团也成为了另一家“同股不同权”的例子。虽然创始人王兴并不是第一大股东,但是仍然是美团的“话事人”,而这一点在业内人士看来无疑至关重要。

这不是终点,王兴在拓展了多个边界后,还面临着不同领域的博弈。

“因为王兴个人的烙印才让美团能够走到今天。”在不少业内人士人看来,美团能够从和大众点评的市场争夺中胜出且把对手直接“拿下”,到把其他团购对手逐一消灭,再到如今商旅、出行等领域的多面出击,和王兴对互联网的理解和带给整个公司执行力是密不可分的。据南方日报记者了解到,虽然美团成立仅有8年,但是王兴早已经是中国的明星企业家,从2004年创业算起,王兴至今已有14年的创业经历,而诸如校内网和饭否这样的创业经历,也让王兴对互联网行业和企业管理有了更深的认识。

“吃”成主业

谁将会“睡不着觉”

在港股持续低迷以及一连串的破发中,王兴扛住了。目前,美团点评的市值与小米相当,超过了京东,仅次于BAT三大巨头,王兴身家达到58.86亿美元。

从港交所公布的美团招股书中显示,美团的总收入在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分别是40亿、130亿和339亿。与此同时,这三年的亏损分别是59亿、53.5亿和28.5亿。相关消息显示,美团计划融资60亿美元,估值达到600亿美元。而同期,互联网巨头网易的总市值也不过300亿美元左右。

可以说,美团点评是基于互联网用户“吃”的需求上,诞生出的大生意。最早从团购、美食点评起家,其业务已经涵盖到了酒店预定、旅游、票务、共享单车、网约车等多个领域。

此外招股书显示,2017年美团点评的年度交易用户达到3.1亿,活跃商家数字是440万。在外卖方面,美团的日活跃骑手数量大约为53.1万人,日交易笔数超过2100万笔,平台自有配送网络完成的订单数全年达到约29亿单,占平台的70%以上,美团外卖的市场份额2017年为56%,而据相关数据显示,这个份额还在不断地扩大。

在上市前的媒体发布会上,王兴表示,美团的核心逻辑是用“吃”这一个高频品类吸引、保留用户,同时转化到别的品类。“以酒店预订做例,我们2013年进入酒店预订行业,短短五年,成为酒店预定最大平台。而我们80%的酒店用户,都是从吃的用户转化过来的。”他说。

除了在外卖等业务上筑起了“护城河”外,美团的一系列“不为人知”的业务的高增长更引起了业界的关注。数据显示,在2017年,于美团点评平台上预订的国内酒店间夜量共计约2.05亿,较2016年增长56%,并创下单日国内酒店预订间夜量157万的纪录。此外,美团点评亦提供在线国内景点及短途旅游套票预订服务,2017年美团点评售出约9700万张国内景点门票。

餐饮外卖业务的确对于美团意义非凡。美团点评的招股说明书显示,美团点评主要收入来源为三个部分:餐饮外卖、到店酒旅和新业务。其中,餐饮外卖收入占比从2015年的4.3%增长至2016年的40.8%,2017年增长至62%,成为美团最重要的收入来源。

不能忽视的是,美团于2018年4月收购了中国共享单车公司摩拜,截至2018年4月30日,摩拜在全球200个城市拥有超过2.32亿注册用户和620万辆单车。与此同时,美团也开始试点网约车服务,目前在中国南京及上海提供试点网约车服务。通过此试点项目,美团点评正在评估网约车服务可能为其平台带来的协同价值。

通过餐饮外卖的带动,到店及酒旅、新业务及其他板块的用户随之增长,美团得以实现营业收入的高增长。据招股书显示,2015年至2017年,美团营业收入分别实现40亿元、130亿元、339亿元,同比增长223.2%、161.2%。经调整亏损净额从2015年的59亿元收窄至2016年的54亿元,2017年进一步收窄至28.5亿元。

逐年减少的亏损和多业务的蓬勃发展,似乎让业界看到了继BATJ后又一家巨头的身影,而美团将“Eat
better”延伸至“Live
better”后,无疑让更多的互联网小伙伴成为了“竞争对手”。据相关统计显示,如今从本地生活餐饮的饿了么、口碑到生活服务的赶集网、安居客再到商旅出行的携程、滴滴出行等,都和美团之间存在业务交集,而美团借外卖业务积累的3.1亿用户则成为了“多面出击”的有力保证。

不过,美团外卖并非高枕无忧,竞争对手正在步步紧逼。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发布的《2017中国网民网络外卖服务调查报告》显示,美团外卖、饿了么、百度外卖是用户最经常使用的平台,用户对美团的选择高于其他两个平台,达到53.9%。

按照招股书显示,美团的融资约35%用于升级技术并提升研发能力;约35%用于开发新服务及产品;约20%用于有选择地进行收购或投资于与业务互补并符合策略的资产及业务;约10%用作营运资金及一般企业用途。由此可见,美团融资主要用于技术投入和新服务、产品的投入,在互联网红利时代结束之后,通过技术和产品来提升效率是所有互联网平台公司的选择。在业内人士看来,当美团实现上市“补充弹药”后,其未来的发展也许会让竞争者开始“睡不着觉”了。南方日报记者
叶丹

目前饿了么正在全力追赶中。在被阿里巴巴收购后,经过三个多月的整合,饿了么已经纳入阿里巴巴新零售体系,与淘鲜达、盒马等均展开了合作,试图借此降低骑手的成本,以提高运营效率。

西贝餐饮连锁总部总经理贾国慧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外卖平台的确给传统的餐饮企业带来了便利,也提升了运营效率。但是,在未来的发展中,以前粗放的模式也需要改变,“平台和餐饮公司都要做一定的调整,去适应用户的变化”。

出行业务放缓

按照王兴的计划,美团将会把融资金额的70%投入到公司的研发能力提升以及开发新服务及产品当中;20%的金额进行有选择的收购,或投资于与公司的业务互补的资产及业务;10%的金额用于运营资金。

可以看出,他对于拓展业务边界做好了准备。今年4月,美团以总价27亿美元收购共享单车摩拜单车。最新的招股书中披露,摩拜单车仅在今年4月亏损就达4.07亿元。“我们无法保证未来能否取得盈利。”美团在招股书中提示了这一风险。

另一方面,美团在网约车领域试图与滴滴分一杯羹。去年2月,美团在南京进行网约车试点。今年3月,美团打车正式进驻上海,开启高额补贴模式,司机端抽成比例仅为8%,且前三月免抽成,仅收取象征性的服务费。上线两天后宣布日订单量突破30万单。

从千团大战中找到生路的王兴,对于高额补贴的方式屡试不爽。美团招股书更新显示,2017年推出试点网约车服务后,令网约车成本由2016年的零增至2017年的2.93亿元。由2017年截至4月30日的580万元,增至2018年同期的9.759亿元。这仅是南京及上海两城的数据。

在监管收紧的情况下,网约车行业的发展也遭遇了质疑。美团打车目前只在南京和上海提供服务,其后续的布局可能也会放缓。王兴在港交所现场表示,目前网约车业务经过在上海、南京两个城市的测试,今后会聚焦更有潜力的业务。

基于网约车投入对现金流的高度饥渴,选择暂缓也是美团做出的选择。徐新依然看好这一赛道。她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团点评主营业务现金流稳定,新业务肯定需要加大投入。“网约车在司机资源上,是天然有瓶颈的,做不到无限大。在高峰期、回家路上人们打不到车,就会选择别的App,因为这是刚性需求。现在的市场格局不可持续,一定还会有新的玩家进来。”她说。

“连环创业者”王兴没有终点

从2010年成立,美团创业八年,完整经历了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初始、爆发到红利消退的过程,从一个团购网站变成最大的生活服务平台。

9月19日,红杉资本中国创始合伙人沈南鹏少有的以公开信的形式评价了王兴——“经历百团、千团大战,O2O一拨拨企业跌宕起伏后,美团一直在不断拓展新的本地生活领域。在这场混战中,王兴带领团队越战越勇,硬是在白热化的竞争中杀出一条血路。”

不过,投资人要的仍然是趋势、成长性和回报。仅凭外卖业务,美团点评尚不足以支撑目前的估值,仍然需要寻找新的“护城河”。最为现实的是,美团点评的主营业务面临来自阿里巴巴的激烈竞争,这是每个投资者都想问的问题。

“每家公司后面都有竞争,外卖将来是个万亿级别的市场,两家竞争也是非常健康的状态。”徐新坦言,不应该害怕阿里巴巴的挑战。创造一个伟大的企业需要很长时间,她会继续加仓美团。

也有投资行业人士私下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评论称,美团点评的模式并非一开始就是创新的,竞争对手也有很多。从商业模式上来说,它胜在王兴团队的执行力和韧劲。这也是当年在与大众点评的谈判中,投资方更加倾向于王兴的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上市当日,原大众点评网的多名早期联合创始人也来到现场观摩,这样的时刻难掩唏嘘,而大众点评网创始人张涛已经远赴美国。

7年前投资大众点评网时,宓群判断O2O崛起还为时过早,但是他依然看好这个赛道。而王兴是典型的连环创业者,这个起点比普通创业者高出太多。“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美团未来要加强品牌效应的提升,无论是在资金层面,还是资源层面,还必须要有更高的境界。”宓群表示。

那么张涛如果再创业,你还会再投吗?宓群的答案是“闭着眼睛也会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